“八八读书”最新网址:http://88duss.com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八八读书 > 科幻灵异 > 位置演驿 > 开篇

开篇(2 / 2)

上一页 章节列表 书末页
好书推荐: 武魂终结者 涟涟景色 替嫁后,沈爷的娇妻是大佬 重生2002横行无忌 人皇归来 农家小娘子的开挂日常 凤女轻狂 玄幻:我在异界当城主! 下马山村小地主 神医废材妃:皇叔宠如命!

俩兄弟下得楼来,发动摩托向海边开去。正午六月天,骄阳似火,柏油路上热气腾腾。天坡道:“在摩托上吹得还舒服,要是走路就受不了。”文春道:“你看这时段哪有人影,等会儿泡在海里才舒服,比嘉陵江的水舒服多少倍,海水又蓝又清,没泥浆。”此时路上几乎没车没人,前面青山下出现一个隧道。天坡问道:“过了隧道还有多远?”文春道:“快到了,你有泳裤没?”天坡道:“三角裤穿在身上的。”文春道:“小弟弟和卵睾睾露出外面就不文明,大众场合。”天坡道:“那咋办?”文春道:“要拢海边的路边就有人卖摊货,以前我就买过。”出隧道走了一段,果真马路边竹架上有泳装卖,文春停下摩托,天坡讨价买了一条平脚泳裤。两人继续前行,天坡欣赏两边景色道:“绿水青山两边多,山无腰台光斜坡。”文春道:“确实和老家不一样,这山从脚到顶都是坡,老家有两三个台台。”“天呐!”突然天坡大叫一声。文春问:“啥事?”天坡道:“海,远处山垭那边是海。”文春道:“对头,不过还有一段路程。”绕过一个山包,那海更开阔,黑蓝蓝的海水从天边要滚压过来似的。天坡道:“我看到了地球的弧度,水是不平的。”文春道:“你尽说反话,水平、水平大家都知道的道理。”天坡道:“这个道理对你来说太大了,懒得给你吹。”文春骑了一阵,见网箱养殖格就在眼前;“天呐!以前可以游泳的地方,现在都没法去了。”天坡道:“那咋办?”文春道:“去西涌那边。”天坡道:“有西充那还有东充哟?”文春道:“不知道有没,反正涌多的很,南蛮子喜欢这涌那涌的。”一阵车程后又见大海,旁边一队武警正在打擒敌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拳。天坡道:“这几下招式我十年没练了。”文春道:“都是些花架子,香港警匪战用的是枪。”天坡道:“对,枪是z兵器,是人造出来的,是高效杀伤率的,手快绝对没子弹儿快。”民房那些村民正在屋下乘凉谈天,文春道:“这会儿海边没人,我们尽情的耍。”停在沙滩上才知道是泥滩,天坡道:“这哪是人享受的地方,还不如江边那江沙滩。”文春道:“那拍几张照留个记念,那个小岛就是香港管辖,回家吹牛说在香港逛过的。”天坡依他摆了几个造型,把训练的标语牌都拍入片中。文春又道:“走,我带你去另一个收费的白沙滩,那儿只有粗白的海沙,纯的没点儿杂泥。”天坡道:“要得。”

不一会儿,就到了浴场门口,文春交过费,二人存了衣服急着走向海滩。天坡道:“大海呀大海,我马上就要投入你的怀抱。”文春道:“我们游去那个木台台上耍。”天坡道:“慢,现在身体冒汗,激了要不得,筋骨会淬痛。爷爷他们背盐走累了歇店,都要休息平和了才喝水解渴。”文春道:“你的规矩倒不少,把爷爷的老黄历都翻出来用。”天坡道:“前人的正确经验拿来用,效果直显,不走弯路。”边说边把水弄在颈上拍,胸前背后湿拍一遍,才一下钻进水中,冒出来大叫道:“海水真的又苦又咸啦!”文春正盯那几个穿三点的女孩戏水,哪听哥哥说话。天坡道:“快出发噻!看不够的,我欣赏美女一闪而过。”文春道:“那有啥意思,我只想有机会上才好。”天坡道:“罪过,罪过,你有婆娘娃儿的人了还花心!”文春不情愿的跟天坡一起游向海里平台。这时浪已高起,天坡呛了一口海水,鼻孔里象撒了辣子面一样的难受,文春已游在了前面:“快点噻,在工地上耍的没力气了噻?”天坡气喘吁吁:“是你一天跑锻炼的好,我们不能离远了,万一脚抽筋要有个照应。”游拢木台,文春一下爬了上去,天坡侧着身子也爬上来,上面已坐满六七个人了,摇着大家坐都坐不稳。天坡道:“以为是固定的哟?”文春道:“这个下面深的很,是用几根尼龙绳拉住的。”天坡道:“这几年没机会到江中锻炼,游泳还真费力,这海与江还不是一个概念。浪高水流,游象没游一样,歇够了才上岸。”文春道:“天上已有月亮了,所以浪越来越大,呆久了游回去更费力气哟!”天坡道:“耶!你也懂海浪与月亮有关系,知道为啥子呢?”文春无语,天坡又道:“就是引力,万有引力,一根无形的绳子扯动海平面,因该是无数根绳子才对。”文春道:“绳子是啥子做的呢?”天坡道:“只能感觉,不能言传。”心里道,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啥子做的勒!又过了一阵子,文春道:“越摆越厉害了,还没照相,赶紧游回去。”天坡道:“要得,你押后,我今天力量不足。”脸朝岸就往水里自坠,后脑勺一下磕在木台边,只觉脑内一震就失去了知觉,醒来只觉口中苦咸,鼻中发辣。文春道:“干啥哟,你入水就往海里沉?”天坡道:“脑壳碰了,快游回去看看。”拼命往岸边游,文春站住:“到浅水里,我看看。天呐,一寸长的口子,还有血。”天坡道:“没关系,因该皮破骨没坡,快去把相机取来照点造型做纪念,我浸在盐水里消毒。”把头枕在海水里等弟弟回来照相。照过十几个动作,天坡道:“你帮我看一下,现在痛的很勒!”文春拨开头发道:“还在浸血,趁天还没黑赶紧回去,反正你是行头齐全,把伤口处理一下。”天坡道:“要得,赶快。”兄弟俩上岸后马上骑车往回赶,拢宿舍已灯火通明。去车棚停过摩托,文春道:“你把钥匙拿去,我去买夜饭。”这时天坡有点想吐,但又吐不出来,只觉难受,口中道:“有点不舒服,少买点。”文春道:“你象妈一样饭量大,吃少了睡到半夜饿哦!”天坡道:“可能有点轻微脑震荡,买了吃不下,”文春道:“那依你的,我吃多少你吃多少。”

上到四楼,开门进屋,走进卧室拿着小镜给后脑勺消毒。没多会儿,文春提着盒饭与汤回屋。天坡道:“广东人就是爱喝汤,胃酸稀释了几个小时都不舒服。”文春道:“他们是热带人,进化出来的,我们不敢比,但我锻炼得可以喝小碗了,你不想喝吃干的。”天坡几下吃完自己的份,文春道:“吃饱没?”天坡道:“可以了,今天特殊情况,吃多胀返胃会误诊为脑震荡,呕吐中枢最灵敏,凭感觉应躲过一劫。”文春道:“那就好。”这时,同屋的员工回来,三女一男,两位广东妹,长的黑,哪位江西妹有白又嫩,正与男小伙住一卧室。把天坡叫过春哥哥后就各自回室休息,文春道:“你喜欢看新闻,这儿香港频道全部可以看,我回卧室睡觉。”天坡道:“真不公平,这儿的人可以看,内地的不准看。反正我瞌睡少,把声音压小点。”过了一阵,天坡觉得没啥看头,回到卧室。文春还没睡着,口中道:“你觉得那个广东妹如何?”天坡道:“最年轻的那个还可以就是黑了点,高矮,胖瘦,脸嘴都过得看,脑壳看不到。”文春道:“大家都叫她傻蛋,脑壳不够用,可人勤快,做饭她一般回来做。”天坡道:“人善受你欺,脑壳简单的人都善。”文春道:“她喜欢我的很,说我狡猾能干。”天坡道:“你要有控制力,惹出麻烦就恼火呵!”文春道:“有两个过婚嫂同事主动上我我哪控制得住哟!白耍的,没费钱。”天坡道:“反正乱性有可能惹起六大性病之一,图一时快活,一辈不舒服哟!”文春那信,口中道:“别个耍那么多都不怕,中了奖打一针就医好,只是遭点钱。”天坡道:“无知者无畏,我说的就是真理。”文春道:“要得听你的,以后来勾引统统拒绝。”天坡道:“这就对了,做个有责任的男人。”文春道:“你睡床,我打地铺。”小衣柜中拿出凉席。天坡心想,你乱搞过的,床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上细菌病毒应该有。口中道:“我经历过二千九百里长征,艰苦惯了,就睡地铺。”文春用帕子抹过一遍,天坡就倒在上面。文春道:“妈打电话叫我先垫起承包费,二天还我。”天坡道:“那就让他赔吧!我在大原则面前不会让步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儿女弄出矛盾他们只想化解,反正她老人家赔得起,要是个农村老太婆我肯定亏自己了。”文春又是一阵骂妹夫不讲义气。天坡劝道:“算了,心胸要像大海一样宽广,可以包容,岛屿包容不了就让它露出海面吧!”摆着龙门阵文春就没了声音,只听得他睡着的呼吸鼾。

几经翻覆,天坡就进入梦乡。又在海中木台上摇晃,一下掉入海中,众人惊叫鲨鱼来了。一看远处有一魚鳍朝自己方向游来,于是拼命朝岸边游,两臂猛展碟泳。那鳍就要到身后,使尽全身力气舞得飞出海面。又不敢停手,越飞越高,一会儿就看不见海了。飞过一阵,下面那山形倒还记得,就是坐火车走过的湖北斜石山吗!又过了一阵,下面那山正是峨嵋金顶,千丈舍身崖忧如刀削,看得清楚只有半块山,另一半不知在哪里。正想落下,鲨鱼追在空中,没法细想它咋个游的,展劲舞动双臂逃跑。过了一阵,下面山形更是四龙会聚齐饮一处水,一晃过便是狮山,虎山,马山。对,马头上还长了一只石角,这下安全了,老家就在山腰马鞍上,还怕哪个?众人可保护我。于是停手不舞,天呐!身子却往高处扯,抬头只见大月亮与银河星空,更是朝明月奔去。生死由命,干脆闭上眼睛等死。只觉在黑渊中坠落,心往上涌,叭的一下,滑跌在什么地方,屁股坐的毛软软的。挣开眼睛一看,厚厚的绿草坡,四周无一人影。见远处有长无尽头的钢管铺在地上,走近一瞧足有三四米直径,第一次见到这么粗的输油管。正想着,见前方有人进进出出,不自觉的走近看,天呐!咋个到了漂亮国,白人、黑人、黄人、棕人品种齐全。开口上方横幅中英文写着《欢迎乘着天球帝国管道磁浮列车》原来自己在地球外的天球,心里倒是一阵紧张,胸口跳的咚呀咚的。又一想,管它妈的热闹新奇饱了眼福再说,跟着人流进入列车内,找黄人背后站着。心想,可能免费的哟!票都不刷。显示屏放出一千二百公里小时,又一想,太快了,地球上只有一半的速度,怪不得这儿没的座位,四百公里远二十分钟就站到了,车内窗户都没有,只是电视屏多。这时,电视上播的科幻片,《天球的前世今生》,二十亿年前天球正转,太空中一颗一千三百公里直径的小星砸向它,顿时雾火蔽天,陆坍海隆翻了个对调,天球开始歪斜,最终二十五度稳定,春夏秋冬才现。天坡心想,地球斜的二十三度半,中学学过,宇宙中兄弟姊妹硬是差不多呢!列车到站,验票出车,吓得心紧,跟着进来的哪有票,汗水直冒,一下醒来,才清楚睡在地板上。窗外灯光射在文春小床上,更知这时在深圳。睁眼混时间,怕怪梦吓人,绵到天亮才放下心来。

要去上班了,文春道:“我下去把早饭给你叫上来,钱我付了的,觉得不好混就耍电脑,五笔输入法放在桌上的,我都背的差不多了。”天坡道:“儿子早给我吹过了,他在学校练的是拼音输入法,你这个我哪有那记性呀。”文春道:“这个又没联网,你练练指法耍可以。”天坡吃过河粉早汤,在电脑键盘上乱打了一阵,现在用不上,练了也白练。遂到客厅看电视,节目无科技含量,回到卧室睡在地铺上回想昨夜天球之梦,那里头的电视才叫刺激好看。文春提早回来给大家做午饭,问道:“电脑耍的好耍不?”天坡道:“人脑耍电脑还没耍懂,二天用的时候再研究。”文春道:“火车票最快三天后的。”天坡道:“要得,就再耍三天,这时间难混。”文春又道:“明中午小柳请客,到时我打电话给你就到门市铺去。”天坡道:“你那里要转几拐巷子,走错了难找。”文春道:“那我还是骑车回来接你。”同事回来吃过午饭就各自回卧室午休,天坡怕影响她们休息也回到卧室,文春道:“今天下午你做啥?”天坡道:“还有整整两天可用,寄带不完的东西明天办,今天下午就在屋里呆。”文春道:“那就好好休息,等会儿我就去上班。”

见二哥已睡着,文春轻手轻脚关门而去。天坡已在梦幻里看电影,白银幕晃过之后一片漆黑,只下边字幕白晰。宇宙爆炸之前没有实物,为黑黑的虚空,我们天球人下的定义。咋又在天球哦!天坡不知咋个来的。虚空由黑空对子组成,一对一对的,排斥不脱,吸引不成一个。怪不得看星星尽都眨眼,天坡心里想。黑空对子排斥动作快,吸引动作也快,用时象等于零x=。第一次听说,看下文咋个吹。惟有一对奇对子转了起来,象蝴蝶一样其它的跟着转,形成一个亿亿亿公里的虚聚体。压得里心对子没法动弹,宇宙大爆炸发生,发生、的确发生。中心点爆推出亿亿个炸点,各炸点一半的对子又弹了回去。物质产生,计时开始,银河系就是一个炸点,宏体单向时间计时开始,微子旋转万向时间计时开始,比值相等。虚界过了零就是实界,原来是这么回事,天坡心里道。银河黑心就是一个虚聚体,扯动着仁、和、天、地四个高智慧星球在宇宙中遨游,地球人垫底比我们愚蠢荒唐百倍,我们比和球人愚蠢百倍,和球人比仁球人愚蠢百倍。银幕上两条银河大旋臂各自分成两条小尾巴,仁、和、天、地四球各自在一条尾巴上。银光下,天球人也在看,那模样吓得天坡醒来,一看时间,下午三点半。自个儿下楼转到文春门市铺,几位员工正忙着自己的活儿。文春道:“香港台电视好看,体育频道不错,这儿不好耍哟!”天坡怪梦不好跟他摆谈,口中道:“现在科幻片乱编,体育假打的占百分之八十,看不下去,到外面转转图个心情。”

(本章完)

上一页 章节列表 书末页
新书推荐: 碎星者征战篇 我和龙女有个约会 离婚后前妻变得黏人了[娱乐圈] 昼夜 我们的网球真的很科学 夏油同学有话要说[综主咒回] 神医毒妃:病娇王爷请自重 我们还会活着 五仁事件簿 因为摸鱼被迫拯救世界[综原神]